粥:

甜甜/西子


“未知苦处罢了.”


喜欢逐水和魏谦.

没人在乎你有多委屈.
有些事还是需要靠自己啊.

桃灼

林逐水的院子里面栽了两三桃树,他本是不爱摆弄这些的,觉得过于麻烦了。

但周嘉鱼很喜欢摆弄这些花花草草,尤其是桃花。

院子里面虽然有很多了花草,但独独没有桃树。周嘉鱼本是想着就这么算了,但林逐水硬是把门前的一小快地翻了出来,给周嘉鱼种桃树。

那时种下的桃树,今已灼灼如火,香气自远而来,倒逸得那小块地方清香扑鼻。

“先生!先生!桃花开了!”

当周嘉鱼发现桃花开了的时候,先是叫了林逐水过来,才回味起惊喜。

林逐水本在屋内擦拭瓷器,听见门外的周嘉鱼一呼喊,便放下手中的事,整整衣服出去了。

他看见周嘉鱼站在开的正盛的桃树下,细细的手指点着一片桃花瓣,漾着惊喜的笑容,阳光斜着透过桃枝打过来,斑斑驳驳地印在了周嘉鱼的脸上。

林逐水现在只觉着,这桃树种的是真值。

“很好看。”林逐水从后抱着周嘉鱼,怀里的身体软软的,很舒服。

周嘉鱼虽然被抱得习惯了,但这冷不丁的一抱还是有点吓一跳。鼻尖有两种香,一缕是桃花香,一缕……则是先生身上的冷香。

先生的味道还是那么好闻。

林逐水发现周嘉鱼的耳朵有些红了,觉得有趣,便故意逗他,折了一枝桃花别在周嘉鱼的发间。

黑发衬着红桃枝,一黑一红,愈发好看。

“先生,好看么?”周嘉鱼开口轻轻地问。

“好看。”

你喜欢的,我就喜欢。

林逐水的手抚上周嘉鱼耳边的那朵红桃枝,点了点,把下巴放在了周嘉鱼的头上。

周嘉鱼的头发细软,蹭着很舒服,也很惬意。

“开心么?”林逐水问周嘉鱼。

“开心,我很开心。”

怎么会不开心,我喜欢的花,还有我喜欢的你。

阳光斜着打过来,透着桃枝,斑斑驳驳地印在两人的发上,脸上,以及,紧紧扣在一起的手上。

桃之夭夭,灼灼其华。
一院两人二三树。
这正好。


我的文笔好烂啊呜呜呜!!!!



甜甜真的很好
西子也真的很好.
我的老婆们都很好(。ò ∀ ó。)

人这一生,总是要走过很多路的,一脚一个坑,慢慢地,慢慢地,你就走过来了。

Day1

我的先生有个好听的名字呀
——林逐水
我想与先生细水长流
更想每天都戏水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by舟粥

我的先生

红伞黑襟  发间藏雪
先生就是
翩若惊鸿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林逐水   日常赞美

经此一眼,再无惊艳

世上没有如先生一般的人
眉是青山   眼是横波
经此一眼
再无惊艳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,     ——林逐水